内江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踏天争仙 第七百九十九章 欠方荡的必须还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2:45 编辑:笔名

踏天争仙 第七百九十九章 欠方荡的必须还

此刻,在浮叶城外,黑色的方荡身后传来叫声!

“方老弟,请留步!”

方荡双目微微一眯,扭头看向身后。

就见美髯公一脸笑容的飞了过来。

黑色的方荡从美髯公的那种和熙笑容中窥到了一丝诡异,或者说是一种恶意,方荡不清楚这恶意的来源,但方荡很清楚,他有麻烦了!

黑色的方荡当即掉头就走,不过,方荡刚刚掉头就停下了身形,因为在他的前面冷宿天皇出现在那里,拦住了方荡的去路。

远处月娇娇正在朝着这边飞来,脸色之中充满忧虑。

另外一边一脸不解的老铁莫名其妙的看向冷宿天皇还有美髯公。

美髯公犹疑了一下后,开始传音给老铁。

也不知道美髯公就静跟老铁说了什么,老铁脸上露出促狭的笑容后,掉头就离开了。

从方荡的角度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美髯公还有冷宿天皇两个齐齐松了一口气,黑色的方荡心中一动,当即扬声道:“老铁你这个蠢材被人骗了还不知道?”

对于此时的方荡来说,叫敌人松了一口气的事情明显是对自己不利的,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先老铁留下来,至于留下老铁究竟能够给方荡带来什么样的好处,这已经不是方荡现在要考虑的问题了,方荡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一切按照直觉来行进!

本已经准备掉头离开的老铁目光微微一眯,扭过头来,看向方荡,随后看向美髯公还有冷宿天皇。

老铁此时的目光变得锋锐起来,蛇瞳收缩成一条细细的几乎看不到的细线。

美髯公在老铁的目光注视下额头上开始冒出点点水汽,而另外一边的冷宿天皇的眼神也开始有些飘忽。

老铁早就觉得事情有些古怪,不过他并未往心里去,今日他本没想来找美髯公,之所以来到浮叶城也是一时兴起而已,既然来了就顺便看看冷宿天皇这个落魄的野鸡有什么好东西没有,所以也就顺便参与了一场宴会。

美髯公还有冷宿天皇两个修为一个一直都没有进步,另外一个正处于倒退期,和两个新人揪扯在一起倒也没什么,这两个家伙就是新人的层次,要想完成天盘任务就只能跟着新人混。

虽然美髯公刚才也曾跟他说了,他和冷宿天皇都看这个新人不爽,并且觉得这个新人手中应该拥有几十颗元气石,所想做一笔没本的买卖,区区几十颗元气石老铁自然是看不上的,并且,在老铁觉得自己极为了解美髯公,这个家伙定然是看中了方荡,想要尝尝鲜儿

,老铁本身是不喜欢方荡这个类型的,所以也就没打算参与其中。

这一切看起来没有什么破绽,但若是细细想想的话,老铁却有种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的感觉,身为婴士,对于自己的直觉最是敏感,也最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这种直觉不同于寻常人的直觉,这种直觉来自于他所经历过的无数的事情,在于千万年的经验积累。

尤其是老铁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了美髯公还有冷宿天皇的那种心虚的情绪,这就更加深了老铁的怀疑!

美髯公眼中神情复杂,冷哼一声声色俱厉的叫道:“方荡休要胡言乱语,挑拨离间,我也不跟你说那些没有用的,现在,将你身上的元气石都交出来!”

另外一边的冷宿天皇也连声道:“不错,方荡你今日想要离开就将身上的所有的元气石和寿元珠子都交出来,若是被我看到你私藏了一颗,定然叫你生不如死!”

黑色的方荡目光微微眯起,他此时还是有些摸不清头绪。

此时月娇娇已经赶了过来,径直来到方荡身前,低声道:“他们两个为什么要针对你?”

黑色的方荡嘿然一笑道:“难道不是你将我拥有不少元气石的事情告知他们的?”

现在方荡似乎明白过来了,知道冷宿天皇还有美髯公两个为何要针对他了,说到底还是因为元气石和寿元珠子,这样一来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这也能解释通眼前这个女人之前的反常了,在方荡的构想之中,一定是月娇娇将他方荡拥有数百颗寿元珠子和元气石的消息告诉了美髯公还有冷宿天皇,这两个家伙一个已经变成丧婴,一个距离丧婴已经不远,当即一拍即合,联手抢掠他的寿元珠子还有元气石,至于那个老铁或许只是适逢其会,并且美髯公虽然和他有一腿,但却并不与他交心……

月娇娇闻言不由得一愣,扭头看向方荡,一脸诧异的道:“我没有透漏任何你有元气石的消息!”

方荡嘿然一笑,不作言语,他才不相信月娇娇的话语,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虽然在一刻钟之前,方荡还以为自己了解月娇娇,但现在,方荡已经将月娇娇当成了敌人。

敌人的言语自然是不能相信的。

月娇娇此时开口道:“我已经说了去接洪洞天盘的任务帮你们去找嗡嗡虫,你们为何还拦着方荡?”

美髯公闻言不由得一笑道:“谁叫他不识抬举,如果他帮我们去找嗡嗡虫,那么我们和他之间就是盟友就是伙伴的关系,现在他放弃了我们的友谊,我们自然要叫他尝尝厉害!”

冷宿天皇也道:“不如你劝劝那个不识时务的小家伙,只要他愿意和我们交易,我们之间还是能够恢复伙伴的关系的!”

老铁审视着美髯公还有冷宿天皇,他在心中掂量着美髯公还有冷宿天皇的言语的真实性。

月娇娇看向方荡,此时的黑色的方荡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冷笑,浑身上下都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月娇娇已经知道了方荡的答案,随后开口道:“方荡不会去接天盘任务的。”

“小丫头,从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开始,你就应该离他远一点!要知道太清界并不只有你一个新人,你并非是无可代替的。”美髯公的言语之中透出一股冰寒来。

“我欠方荡的,所以这件事我必须得管!”月娇娇的言语坚定,掷地有声,配上月娇娇本就充满英气的面容,显得格外有力量,决不妥协。

冷宿天皇干笑一声道:“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就凭你能做什么,我们两个若想要方荡死,你能阻止?”

月娇娇双眉一挑道:“阻止不了,但我却依旧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对付方荡!当初方荡救了我的性命,我现在不过是将性命还给他罢了!”

说着月娇娇身上飞出一片叶子,九菱嚼血围绕月娇娇转来转去。

黑色的方荡不由得微微皱眉,现在想想,当初郑金之死就是因为月娇娇管闲事,非要去击杀龙树老妖,眼前的月娇娇似乎很符合当初的那个月娇娇的性格。

美髯公脸上露出狞厉的神情,看了一眼老铁之后,一声不吭突然出手。

就见美髯公身身前的空间一裂,随后月娇娇就已经中了一掌,身形猛的倒飞出去,鲜血泼洒一路,最终重重的摔倒在地,溅起了好大一片的泥土。

而九菱嚼血虽然反应滞后不少,但也如毒蛇一般猛的发起反击,一片叶子瞬间化为九片,带起一片血雾,从四面八法朝着美髯公切割过去。

美髯公身形倒退,再次退回空间裂缝之中,九菱嚼血直直的追了进去,当美髯公回到原来的位置的时候,胸口前的衣袍处裂开了一道硕大的缝隙,可惜没有鲜血流出,显然没有受伤。

但看得出,美髯公脸上的神情变得格外凝重,显然,月娇娇的九菱嚼血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月娇娇此时从地上的大坑中缓缓飞起,浑身泥污的她双目之中依旧英气勃勃。

老铁看到这里已经懒得再看下去了,在他看来,这就是一场闹剧,至于黑色的方荡口中所说的他被美髯公骗了的话语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你们慢慢玩吧!”说完老铁掉头就走,他才懒得看这帮新人水平的家伙在这里闹着玩。

黑色的方荡刚要开口,一道淡淡的空间裂缝子他身前裂开,方荡双目瞳孔猛的一抽,身形急速倒退,就算是方荡的速度不慢,胸前依旧留下了五道鲜红的抓痕。△≧△≧△≧△≧

冷宿天皇的元婴虽然已经进入丧婴阶段,但二转婴士的修为还在,对付一个方荡这样的新人当真是分分秒秒就能碾杀。

冷宿天皇有些诧异的望向倒退的方荡,他从来都不认为一个区区的一转婴士有办法避开他的攻击,但现在发生在眼前的事情却叫他不得不相信这个叫做方荡的家伙确实有些不同凡响。

冷宿天皇方才出手倒也并非是要一举击杀方荡,更多的是叫方荡闭嘴!

显然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此时的老铁已经飞远,转瞬间消失不见。

此时美髯公还有冷宿天皇两个脸上都露出轻松的表情,相视一眼之后,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笑意。

现在他们可以真正的放开手来做事情了!

方荡胸口上的伤在一般的婴士身上或许还算严重,会影响暂时的战斗力,但在方荡身上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因为此刻的方荡胸口上的伤早已完全愈合,但方荡此时心中并不轻松,二转婴士果然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镇江治疗盆腔炎医院
黑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衢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镇江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黑河治疗包皮包茎医院